我的地盘

客户服务热线:
400-0769-533
关注华泰教育

对话陶渊明

文章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02-02 09:09:01 阅读量:

——杨克强

 

       优则仕,是儒家千百年来一直推崇的思想。然而,一入官场深似海,天下乌鸦一般黑。入世为官前的满口的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恕、忠、孝、悌,而当平步青云,官运亨通之后,又有多少人清本之心,明他之欲呢?
       当世人皆醉我独醒,世人皆浊我独清的时候,清醒的、清高的,便成了这个世界的另类。走进官僚的世界,连空气都是污浊的,人心是叵测的。做一个安贫齐道、清心寡欲的真我,还是一个曲意逢迎的非我。是同流合污,还是遗世独立,一直在纠结于这样的一个问题。
       心情郁闷纠结成诗,但我的笨笔却写不出超凡脱俗的小清新文章来。古人驾鸿乘紫烟,放浪形骇之外,而我却似乎只能徘徊在终南山下,排遣我忧愁如山,苦闷似海的心情。
       是日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山气夕佳,飞鸟与还,空气中氤氲着泥土的气息。山下树木苍翠欲滴,欣欣向荣,竹林掩映,有一蜿蜒小路直通山脚。山脚之下茅屋低小,炊烟袅袅,溪上青青草,更有垂柳依次站好。屈指算之,恰有五柳在此,树上有公鸡一只,高鸣五声。环境清幽,志趣高雅,究竟是何许人在此遗世独立,正欲往前小扣柴扉,有数声犬吠从庭院深处传来,伴急促的脚步声而至门前直往小生扑来。当此之际,从内堂传出一人声:“畜生退下,有朋远方来,不亦快哉,有上座。”说来奇怪,此犬果真后退数丈之外,蹲坐在地,张口吐舌口水淌落一地。
       入茅屋院中,只见内堂大门有一对联正气逼人,上书:淡泊以明志。下写:宁静以致远。横批:世外桃园。堂内有一藤椅,吱吱呀呀,上有白发飘逸一男子,抚扇闭目,口中念念有词: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,胡不明?
       当此之时,吾上前作揖:“小生杨某,陆丰人氏,机缘巧合,误入贵舍,引爱犬狂吠不止,扰高人雅兴,冒昧唐突,多有打扰,深表歉意。”
       “无需客气,方才劣犬有失礼节,令杨生受惊,实在惭愧。寒舍徒有四壁,环堵萧然,箪瓢屡空,几无他人来访。杨生到此,令陋舍蓬荜生辉,荣幸之至呀”,男子忙从藤椅立起,躬身作揖答道。
       “承蒙先生抬举,小生当之有惭呀。吾见此地人杰地灵,先生气宇轩昂,超凡脱俗,似乎并非常人。小生冒昧,还未请教高人大名。”
       “杨生可曾留意门前溪边垂柳乎?在下乃彭泽令、江州祭酒陶渊明。因不满官场污浊隐居于此。因门前有五柳树,故自称五柳先生。常著文章以自乐,聊寄此生。”
       “原是陶先生,失敬失敬。先生不与同流合污,结庐在此,如此气魄,如此高风亮节,小生佩服。小生近来也纠结于官场纷争之暗无天日,官商勾结之污浊不堪。敢问先生何以如此决绝,抛弃世俗,隐居于此,不问世事?”
       “非也,非也。吾尝上下而求索,积极入世为官,一则赡养家小,二则造福一方。然则人心险恶,官场如战场。与其为非吾之欲为,尽失本心以求全,不如为吾之所欲为,终日与自然相伴,吟诗弹琴作赋。寓形宇内复几时,曷不委心任去留。退而求其次,只求放情于凌宵之外,求得一个天清月朗、澄明晶莹之自我之豁达。吾尝终日而思,百思不得其解。吾见此地隅于山川草木之间,伸手可触云端,俯首可见流水,流连山川自然,看庭前桃花东流水,赏门外夕阳落日辉。无官场之牵绊,无铜臭之纠缠。岂不快哉?人生苦短,贵为自我,古来圣贤皆寂寞。本无心勾心斗角,又不能揉奸佞之沙子于眼中,既此,何不委心任去留。登东皋以舒啸,临清流而赋诗。聊乘化以归尽,乐天知命帮不忧。”
       “承蒙先生教诲,小生顿悟。虽有猛志逸于四海,然世与我相违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清本之心,明他之欲。多谢先生教诲,小生就此告辞。”吾俯首长揖转身大步流星,昂首而去。

 

华泰教育

2015年2月2日

标签:  学生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