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地盘

客户服务热线:
400-0769-533
关注华泰教育

梦话

文章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04-08 21:40:10 阅读量:

    昨晚梦到田跟他表妹分了,阿德嫁给了展沐,然后亮跑进来跟我说,他有了,我问是谁的,亮说是田的,结果把自己吓醒了。我起来看了看手机,屏幕是凌晨的五点,再看看QQ的好友列表,想想沐嫂跟田表妹是不可能不要他们的,更不可能跟那两个禽兽搞什么基情。不过前一秒发生的事情不能代表下一秒都是如此,任何非可能的事情也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发生。
    依稀记得,那时候森的头发是直的,彩虹彩霞不是双胞胎的,月也还是圆的,淮塔还是叫淮塔的。但时隔几个春秋,一切都变了。晓萍不再跟秋晴搞什么暧昧,蒋介石不再纠缠维冰,阿曼不再承认我这个老爸,教主也不再在半夜打电话叫人起来尿尿了。至于诺、勇志、智、敏、玉芬、玉专、丹妮还有其他禽兽,都跟我一样瘫死在QQ好友列表里边了。
    我不知道梦跟实际有什么区别,就只清楚它跟现实一样残忍,有时候有些人跟傻B一样活着,其实就只是为了让自己麻木一会。曾经有个叫戴思岚的崽子跟服务员叫了杯冰水,然后说不要加冰的,我不知道那个服务员是怎么认为它的,但要是换成了我,它肯定活不了。
    时间过的很慢,慢得我等不到天黑,这样,我就可以跟某些人一样,在半夜举起手机,然后随便找几个可能睡觉或者没有关机的人,跟他/她轻轻的问候一声,“你好吗”又或者“该起来尿尿了”,但鉴于手机没有话费,我还是睡觉了。时间也过得太快,快得我抓不到大家的身影,有的人,现在已经起床经营误人子弟的行业——教书了;有的人,拼搏在城市与公交之间,对着烦躁而快节奏的天空发呆;有的人,做着这社会最好的职业——大学生,享受着青春年华;也有的人,跟我一样,此刻还躺在床上,手里不停的刷着空间、微博,嘴里还在说着梦话。
    一切似是而非,不管前因后果如何,也无需他人如何定义。或许醒来的某个早晨,看着镜子的那个自己,好像越来越不像原来的那个,但翻开残留在脑中的昨天,我们好像还是原来的我们,只是回不去,找不到。行走穿梭于车流人马之中,当自己在乎的那些人问你,你还好吗?你可以跟他们肆意的说,我不好,又或者故作坚强的说,我很好。这些人,那份情,便是最真挚,最沏人心脾的。

 

华泰教育

2015年4月8日

标签:  学生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