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地盘

客户服务热线:
400-0769-533
关注华泰教育

带故事的家信

文章作者:admin 日期:2015-01-09 09:13:02 阅读量:

——刘维芳

 

       父亲很少给子女写信,可是有一封却至今都被我完好地保存着,因为那封信,带着故事温暖着我。
       那年十月,我十七岁,到济南一所大学去读书。本来和父亲商量好的,只陪我到武汉站办中转。可临行父亲却改变了决定,要陪我去济南。那时的我还处在天真和浪漫的年龄,终于考上了大学,正想摆脱父母的管束,体味一下一个人天马行空的豪情。父亲的决定让我很不高兴,一路嘟着小嘴,很少搭理父亲,而却父亲一路小心地陪着笑脸。
       到了济南,一切都安顿好后,便开始准备日常生活用品。在济南城一路坐车、下车、再坐车,在商场买了很多东西,高兴得不亦乐乎。我买的生活用品和食品,都挎在父亲宽厚的肩上。当我们准备回家的时候,父亲告诉我,我们迷路了。我哈哈大笑起来,原来父亲也会迷路,太浪漫了。继而又开始担心,济南那么大,要找到来时的路,谈何容易。
       在父亲的鼓励下,我小心地询问路人,可没有收获。失望之后,我突然对父亲发起了大火,我猛地拽下父亲肩上的背包,使劲摔在地上,大哭大叫起来。父亲先是呆楞在那里,之后就一个劲地劝我:小芳,别哭了。我推开父亲为我擦泪的手,边走边哭,哭累了坐在路边的石阶上喘粗气。父亲坐在我的身边,轻轻地拍打着我的后背。耐心地对我说:想一想,我们都坐了什么车,坐了几站地?我一脸茫然地摇摇头。父亲看着我,不再说话,重重地叹口气。许久,我平静靠在父亲宽厚的肩上,看着夕阳慢慢地退出我们的视野。
       沉默之后,父亲突然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。“看这记性,我想起来了。”说完,父亲拽起我,七拐八拐,我们居然回到了学校。那晚,父亲安顿好我后就独自去了车站,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。父亲走后,我很惭愧,自责了很久。
       直到有一天,我收到父亲的信。父亲说:不要处在自责之中,这是我有意的安排,目的只有一个,让你成熟。你一直在庇护下长大,面对生活你存在浪漫和幻想。是啊,十七岁,花一样的季节。如果不是注定要有这样一次远行,我还会让你生活在玫瑰色的梦里。但命运要你独自承担属于你的那方天空。父亲不能给予你什么,除了忠告,还是忠告。首先要你记住的是,记得来时的路,回去就方便多了。任何人,都无法陪伴你一生,路只能靠自己走。面对困难,哭泣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成长是要付出代价。
       转眼多年过去,我经历了很多,父亲也真的老了,高大的身躯不再挺拔。岁月吞噬了许多东西,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依然绵绵的父爱。父爱永远年轻,也永远温暖着我,鼓励着我。是的,父亲说的对,记得来时的路,回去就方便多了。

 

华泰教育

2015年1月9日

标签:  学生风采